Biodesign innovation process 1-1 Need Finding:Need Statement

💡Biodesign innovation process是這一年到史丹佛最主要學習的內容。雖然整個方法學是圍繞醫療器材,或者更新的數位醫療(Digital Health)創新而生,但我覺得這套內容放在任何新科技研發或是創業創新都能派上用場。因此之後會陸續簡介它,希望對看到的大家有幫助,如果有任何補充或指正也請不吝提出。

如同第一張圖片,整個過程其實不複雜,先找出並篩選需求(Identify),再產出並篩選解決的方法(Invent),最後實行(Implement)。今天就先從Identify的第一步:🔺Needs Finding開始說起。

為什麼要強調找出需求?當然是希望把時間、精力還有金錢花在值得的地方。一旦把需求清楚地列出來,我們可以去跟其他的機會做比較,可以了解誰會想要這個解決方法(還有誰會付錢),可以評估做下去到能進入市場的風險在哪,也可以有足夠底氣去說服同伴或是投資人一起參與。

那麼該怎麼列出需求(也就是寫出Need Statement)呢?

如同第二張圖,Biodesign將需求拆解為三部分:問題、對象、成果。也就是說,目標是找出一個解決「對象族群」遇到的「某個問題」,以達到「特定成果」的方法。

舉例來說,我們想降低台灣新冠肺炎的社區感染風險。這是一個很大的題目,能回答的解決方式也非常多,到底如何找到最有效、又最有經濟效率的辦法呢?這題主要是從公衛學或流行病學去探討,不過在日常醫療或其他任何人類活動中,有時候沒辦法光從文獻找到答案,會需要去訪問相關人士(stakeholders)找出值得解決的需求。(這又牽扯到Stanford d.school, Hasso 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很強調的”interview”了,我上學期某堂一整個學期的課,就全部在教如何interview,有機會再分享大家。)

回到這個例子,所以我們可能在做了一番研究後,發現台灣帶原率比國外低得多,因此決定鎖定Need Statement為:找出一個讓「從國外進入台灣社區的人」(對象),「減少新冠肺炎病毒帶原機會」(問題),以「降低社區感染案例至XX%」(成果)的方法。

🧠 問題、對象、成果每一項都值得再探討,今天先談「問題」。問題第一個要考量的是它可大可小,以我們的例子來說,可以定為「有症狀帶原」或是「無論有無症狀只要帶原」。想解決的問題大小並無對錯,當然大問題可能市場更大,而小問題可以讓團隊更專注。

就醫療或健康來談,🔺問題第二個要想的,是它可以發生在預防、篩檢、診斷、治療、以及追蹤五個階段。我想其他的創新也是,例如餐廳的問題可以發生在物流、廚房、外場乃至櫃檯,把整個流程想過有助於我們找出“white space”。

🔺最後一個注意事項,列Need Statement的問題時,不要把可能的解決方法「鑲嵌」進去,這會妨礙之後的腦力激盪。

今天就寫到這邊,下次再談「對象」和「成果」囉!

P.S. 隨手想一個覺得易懂的例子,但這種必須從比較宏觀角度看的需求,跟Biodesign鎖定的醫療或健康照護還是不太一樣的,無法完全看出整個方法的強大之處。也許大家試著想想身邊工作或生活覺得「看不慣」、「用不順」的事物,像圖二一樣列出需求,就比較能體會Need Statement還是有很多眉眉角角的,而且是解決問題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。(🧠💭像愛因斯坦說的「如果我有一小時拯救世界,我會花55分鐘去確認問題為何,只以5分鐘尋找解決方案。」)希望對您有幫助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